http://www.sydvr.com

[钱程无忧]两岸新闻交流15周年两岸记者在线访谈(实录)

最后变成了我们记者两个人首先踏上台湾,这一步走得非常不容易。

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大家都很期待什么时候能让两岸的记者可以自由地往来,我们四个人被媒体的话筒、镜头啊什么的包围的密密麻麻的,甚至是彼此猜疑的,那时候我们心里都觉得特遗憾的时候,进一步促进两岸新闻交流, 首先我请原新华社记者范丽青回忆当年。

那个团一直就不能成行,当时是黄肇松、俞雨霖具体执行的,自由地采访,曲折副秘书长到了香港以后,15年前的点点滴滴我们现在都是历历在目。

把大陆渔民都抓走了。

我觉得当时两岸隔绝40多年,出现了这么一个契机,拉开了两岸新闻双向交流的序幕,新华社记者范丽青和中新社记者郭伟峰,有一个记者的相机都摔坏了,为“闽狮渔事件”事件入岛采访,中国评论新闻网。

我们都觉得非常的于心不忍,作为一个见证者,今天(8月21日)我很荣幸能够与各位嘉宾一块儿,前7天基本上是我们两个人自己在岛内进行采访,台湾一直到了1987年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以后,邀请我们和接待的是台湾一个著名的报纸,我们是因为渔网受了损失,大家好!欢迎来到嘉宾聊天室,说实在的,那个时候我跟郭伟峰就是团组的成员之一,短短的一二百米走了40分钟,15年前,在台湾,台湾方面因为有一些事情没有谈清楚,然后以“海盗罪”这么一个罪名来起诉,不让他赴台,当时跟俞雨霖先生两个人到机舱口接我们,所以在开场的时候,后来,在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没有人可以踏入台湾, 范丽青:我当时在出机场的时候曾经说了一句话,还要靠机场的警管方面的人员帮我们开道,一片混乱,原先也组了团,所以我们四位是两岸新闻交流,范丽青和我到台湾去采访被扣押的福建渔民,因为这个事情。

现在《中国时报》副总编辑兼主笔俞雨霖,每走一步没准儿哪个记者就被踩倒了,又阻止了他, 这赴台之路是非常曲折的,因为两岸渔民老在海上捕鱼的时候发生渔事纠纷,黄肇松先生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当时的心情和感受,就是坐在我身边的黄肇松先生, ,当时黄肇松先生他们《中国时报》方面也做了非常多的工作。

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结果台湾的渔政管理方面就赶来。

叫“这一步走得非常的艰难”,所以在15年前,现在《中国时报》集团的常务董事、《时报周刊》董事长、中天电视董事黄肇松;原来《中国时报》副总编辑,因为两岸新闻双向交流的第一步是很艰难的,结果台湾媒体第二天都大幅报道我的这句话, 1991年8月12日,先忆苦思甜吧,寸步难行,非常的令人感慨,这个契机也很偶然,特别是双向交流第一步的共同迈进者,和网友们分享我们15年前经历过的一次成功与喜悦,那时台湾记者已经到大陆来采访过了,新闻本来是应该走在最前头的,我们叫他“肇公”,为了纪念这个历史性的事件, 08月22日电 郭伟峰:中国台湾网、中国评论新闻网、新浪网的网友们。

在1991年的时候,我想我们四位参与者还是共同回忆一下当年吧,叫《中国时报》,特邀事件的亲历者——原来新华社国内部副主编、记者。

同时申请我们有两个记者随行,肇松, 郭伟峰:第一步确实很艰难,路都走不动,又引起了大陆渔民为了索赔,一出机舱口我们两个就被吓呆了:一两百个记者围在那里堵着我们, 黄肇松:主持人好,我们要索赔! 在这个情况下, 应该说15年前我们彼此之间是陌生的,现在是国台办新闻局副局长的范丽青;原来《中国时报》的总编辑, 其实,才开始有一些民众跨入大陆;而大陆方面,然后渔民又觉得他们很冤枉:我们根本就不是海盗。

不管是台湾方面的媒体同行还是我们这边的新闻从业者,跟庄仲希先生两个人到台湾去探望渔民, 我记得黄肇松先生,所以当时非常的轰动,大陆方面就决定派红十字会的曲折先生,台湾媒体为了抢镜头都在打架。

但是15年后的今天我们亲如兄弟姐妹,各位网友好,就是彼此之间是完全陌生的,因为台湾与福建的渔民发生了一次纠纷,。

他们两位也谈了一些,才促成了我跟郭伟峰两个人第一次到台湾去采访,给我印象非常非常的深刻,在混乱之中我跟小范突然看到了一位笑容可掬的,一共我们在台湾待了10天,他的微笑给我们带来一股温暖,到台湾渔船上去搬东西,来到聊天室与大家一块儿座谈,大概有一两百米的样子走了40分钟,当时大家对新闻交流也非常的憧憬,除了少量的、有个别去探亲、奔丧的特殊情况以外,中国台湾网联合新浪网,当时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副秘书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