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ydvr.com

[十倍杠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苏联体制种下的恶果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熔毁的概率是万年一遇。核电站有安全可靠的控制,三层安全系统防止故障发生。” 1986年2月,在《苏维埃生活》杂志上,乌克兰能源与电气部长Vitali Sklyarov如是说道。

两个月后,4月26日凌晨1:23,出事概率“万年一遇”的切尔诺贝利,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核灾难。火势绵延了十天,释放出大量高辐射物质。即使形势如此严峻,官方仍反复宣称,一切尽在控制之中。这是切尔诺贝利核灾难自始至终凝存在的烙印:它,不仅仅是一场夺取数千条无辜性命的环境灾难,还是苏联高度僵化和无能的官僚体制结下的必然恶果。正如时任苏联能源部副主任的格里高利·梅德韦杰夫所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从设计、管理到日常运营都极度草率马虎,到1986年才出事反倒叫人意外。

赶英超美,苏联的民用核能大跃进为切尔诺贝利埋下隐患。事故发生后一周,官方就督促要尽快开始建造五号反应堆。

隐患,在切尔诺贝利灾难发生前就已经埋下了。在苏联,一切都是政治,政治就是一切。作为大国抗衡杀手锏的核工业,更是毫不含糊地政治挂帅。70年代,冷战正酣,苏联和英美在民用核能领域展开竞争,美国和英国到了1972年已经造了50多个核反应堆,而苏联才7个。为了赶英超美,以及满足国内的电力需求,中央下令快马加鞭发展民用核能工业,七八十年代,RBMK的设计、建造和运营都处在紧急状态,为了尽快完成建设,必要的安全措施被省略了。即使是灾难发生后不到一周,1986年5月2日,苏联电力部长在一次高层会议上说,“虽然发生了事故,但建设队伍还是要履行社会主义义务,尽快开始建造五号反应堆。”

灾难发生前,苏联是唯一一个有核但却无核安全法律的国家。其他国家早在核能发展初期纷纷就核安全问题立法,比如1945年法国、1946年的英国和美国。苏联在切尔诺贝利事故两年前,起草过一项核安全法律,但是从来没有实行,即使是在事故发生后。核事件如何赔偿等法律问题是国家机密,苏联人民无从知晓。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使用的RBMK反应堆存在先天缺陷,而颟顸的苏联核电站管理体制放大了这种缺陷,最终酿成大祸。

1992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第二版切尔诺贝利调查报告INSAG-7,否定了之前的观点,灾难的主因不是核电站的工作人员操作失误,而是RBMK的设计缺陷,目前多数调查支持这一观点。RBMK反应堆在700百万瓦特以下(约最大功率的四分之一)时,反应堆的活性区就会变得极不稳定,很难控制,且容易造成连锁反应。这是一项致命的设计缺陷。切尔诺贝利的4号反应堆就是在低功率下做测试时发生爆炸的。

反应堆的设计缺陷本可以通过制度的管理来弥补,但是,苏联核电站的管理漏洞比反应堆的设计缺陷更加严重。苏联政府将所有RBMK核电站都从军事化的苏联核能工业(Minsredmash)转交给民事部门能源与电力部。而能源与电力部此前从来没有运营核电站的经历。1970年,切尔诺贝利破土动工之时,核电站的主任之前只在煤炭发电厂工作过,对核电站并不精通,他曾云淡风轻地说,“它(核电站)比热能发电站容易操作多了,我们有经验丰富的员工,不会出意外。”当时负责苏联所有核电站建设的能源与电力副部长之前是建造水力发电厂的,另一位负责开发核电站的部门负责人甚至压根没有任何技术经验,之前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主工程师是电工,曾在热力发电站和国家电网工作。总而言之,能源与电力部在运营核电站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此,RBMK的开发者、苏联物理学家亚历山德罗夫说,“(想象一下)你在开车,打错了方向盘,发生了事故。是引擎的问题吗?还是汽车设计者的问题?所有人都会回答,是司机技术不好的缘故。”


[十倍杠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苏联体制种下的恶果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控制室 /BBC

而主要负责部门常年各自为政,互不通气,无疑让这种原本就漏洞百出的体制更加不堪。反应堆的开发者和Minsredmash的官员甚至从来没有告诉核电站的员工,RBMK存在哪些问题。此前,RBMK已经多次出现故障,1975年,列宁格勒核电站的RBMK反应堆就发生过核泄露,伊格纳利纳核电站也出现过故障。1982年,切尔诺贝利的一号反应堆发生部分熔毁,经过几个月的修复,才重新投入运行。 对于RBMK的安全隐患,切尔诺贝利的员工却一无所知。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和乌克兰媒体采访了当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工作人员,所有人都表示他们不知道RBMK反应堆的设计缺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